这人间苦什么 怕不能遇见你

小王今天去死了吗

我就一个愿望 希望死的时候 不要有任何人因为我的死亡而伤心

但愿你是那知恩知意的心中客 不是那无是无非的糊涂人 我此来不为求功名啊 望先生你啊切勿负我情

但您总是要回去的吧
而我也只是暂时来到这里 来到这个世间罢了

这可能是我二十二年来最糟糕的状态 白天躺着晚上失眠 活得像个废物 越没有人说话就越不想说话 掉眼泪 哭 我真的是个废物了 我想了要做很多事情 我想找个女孩去拍照 我想有个家 全是空想 我什么也做不了了 我想杀了我的猫然后再杀了我自己 ​​​

闭上眼睛 幻想出自己赤裸着 自缢了
赤裸着自缢在阳台的窗户外面
悬挂在大楼外的一个裸体的女人 那个画面一点都不突兀 我每次从楼下望着房间阳台的窗户时 都觉得我应该出现在那里

即使在遗书里也不会讲真话 ​

昨晚宿醉把他唯一送给我的戒指搞丢了 应该就在家里可是找了好几遍都找不到 跟他最后一点关联好像也被弄丢了

‌要是他的目光 哪怕就只一次 能探向她的心扉 她觉得滔滔不绝的话儿就会从她心里决口而出 就像果树上熟透的果子 用手一碰就会纷纷往下掉 可是 他俩生活上愈是亲近 内心里愈是疏远 无形间有了一种隔阂——福楼拜《包法利夫人》

男人躺在你身边 已经睡着了 背对着你 发出充满信任的鼾声 你没有拥有过那样的睡眠 这是天光渐亮的凌晨四点 你轻轻跨过那句身体 走出门去抽了一根烟 窗外的场景从来没有变过 精神矍铄的老奶奶在垃圾桶旁边捡着纸箱子 而后喂猫扫地

然后你蹑手蹑脚地走回房间 想找一颗安眠药吃 房间漆黑 他仍然睡得很熟 你迟疑了一下 没有开灯 他的手机放在桌上充电 闪着蓝光 你终于抓住一点光 按亮他的屏幕 还没来得及转个方向照明 你看见屏幕上赫然写着“我也爱你”

后面的一大段你没读 平静地找出药吞下去 然后你再次跨过那一摊松垮的肉 躺在他身边 闭上眼睛

© 环形废墟 | Powered by LOFTER